观点
企业都在谈论创新,这是口号还是真有方法可循?
2017 年 07 月 19 日
拥有创新能力,不是天才的我们也可以吗?

当你已经拥有一个具有创新力的团队,或者至少正在组织一个创新的团队(点击蓝色字体即可阅读我们上一篇相关文章),你应该已经在考虑一个更加具体的问题了:创新有诀窍吗?这不会只是天才的游戏吧?我们做得到吗?

 


c7fcb8496787be0266c6d7034a75fcf9.gif


创新的过程,并非神秘莫测


创新可以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也可以是一个从旧到新的过程,在某个人或某家公司完成一番创新事业并且取得了市场的成功之后,人们在惊叹之余往往想知道这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他们团队里一定是有天才!”“他们一定找到了什么诀窍!”“他们一定是灵光一闪想到了点子!”是的,很有可能这些事发生过,但诸如此类偶发的因素一定不是创新的本质,不然我们不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新事物层出不穷。那么创新是怎么来的?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10年前苹果推出第一台iPhone时发生了什么,那并不是市面上第一台智能手机,但是它全屏的触感交互给消费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体验。试想Steve Jobs在做这个产品的初期想的是什么,是让人们用手晃晃就能在Portrait和Landscape之间任意切换带来便利性吗?还是手指轻轻划过就能实现功能显得很炫酷呢?恐怕都不是吧,最直接的问题也许是:为什么要用手而不是按键呢?(时隔多年,可能你已经忘记了,iPhone诞生之前,其他智能手机屏幕再大,也是-有-键-的。)


iphone-history-front.jpg

Steve Jobs自己是这么说:“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去掉所有的这些按键,仅仅制作一个巨大的屏幕。我们不愿意把鼠标带来带去,会使用一支触屏笔。但,你不得不将它抽出来,放回去,然后又会把它弄丢。所以,我们要用的是我们的手指。”凯文·阿什顿所写的《被误读的创新》把这段话中的思考过程分析得浅显易懂:


问题:智能手机使用起来难度更大,因为它们有着永久存在的键盘。

对策:一个大屏幕和一个指示器。

问题:什么样的指示器?

对策:一个鼠标。

问题:我们不想把鼠标带来带去。

对策:一支触屏笔。

问题:触屏笔容易弄丢。

对策:用我们的手指。ฅ’ω’ฅฅ’ω’ฅฅ’ω’ฅฅ’ω’ฅ

你看,哪怕天才如乔布斯,他仍然是用了普通人的思维模式来思考和做事,那就是: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gif5新文件 下午5.03.14.gif


接下来,事情似乎变得简单了:我们都不是天才,但我们也可以创新,这个过程并不神秘莫测,是一步步循序渐进的。

 


创新方法论,从用户到迭代


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的过程,总结成方法论无非是:

发现问题=发现用户需求

解决问题=不怕试错,快速迭代


从用户需求出发,到解决过程中的试错与快速迭代,最终找到创新方法。这似乎听起来还是过于概念,究竟有没有具指导性的方法呢?S.LAB指南创新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兼CEO金葛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方法和工具当然是有,但没有一定的东西。像设计思维代表的是用户需求为中心,快速落地、快速迭代的做法,这是现在流行的,也是被证明有效的方式。其他也有一些与之相似的方法,像前段时间红火的‘敏捷创新’,也是在强调不要等一切完美了再去做,先有一个原型,去放到市场上不断验证和迭代,逐步去完善它。这些都属于比较有成绩的方法和工具。国内的市场更加繁荣和富于变化,有一些产品,比如小米就是这样,尝试过和社群互动的方式,像滚雪球一样把用户越做越大,期间不断迭代产品,这也是比较有意思的模式。”



024f78f0f736afc3c2893cc8b419ebc4b6451291.jpg.png


金葛除了在与客户的合作中研究全渠道零售体验、共享经济下的汽车形态、中医药如何和现代科技和生活方式结合等商业项目,也在清华大学iCenter创客空间和厦门大学火炬极客空间等院校担任创新导师,他深深地了解创新的办法当然是有的,但没有完美的,更不可能一蹴而就。 他说:“就拿消费者研究来说,就有定量和定性两种方式,现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又增加了新的工具——大数据,对消费者研究之后所得出的任何结论,都需要经过市场的检验才能得以验证,一旦发现问题,就要迅速找到新的解决方案并再次拿到市场上去检验。其核心就是:快速和用户建立连接,利用与用户的互动去快速学习和成长,不断完善。”

 


这个过程显然并不容易,真正参与过创新过程的人会有更切实的体会。作为指南创新的合伙人兼副总裁的顾颖,主要负责产品的研发和生产管理,她认为从研究用户的一开始就已经进入了非常复杂的选择和判断期。“对于一个大众消费品,通过专业的调研我们可能会发现几十个甚至几百个用户痛点,”她说:“我们在开发一款儿童牙刷的时候,可能会模拟出非常多的功能,但是我们不能为了创新而刻意创新。在功能定义上,我们是非常谨慎的,我们不断拷问团队,增加这个功能是否会带来不必要的产品成本?即便成本不变的情况下,我们还会考虑,如果这个功能不是产品的核心功能,会不会让消费者的使用体验变差。牙刷是一个大众消费品类,我们一定不能为了所谓的创新,让大众消费者为小众的需求去买单。” 



55d422ad58cc57151588dcb2eb55d8f3.gif


在她看来,创新的视角要端正,也要敏锐,大众消费品首先要符合大众认知,否则就会存在教育市场的成本,因此也不具有规模生产的基础,判断的失误会增加试错的几率,即使创新是容许错误的,但市场的机会有可能就会因此流失。对于指南创新目前在从事的产品创新业务来说,规模生产对硬件非常重要,有了规模才能真正控制成本,维系供应链,对于产品才会有机会做更新和迭代,在未来才有创新的空间。

 

这样看来,哪怕我们学会了这种思维那种思维,懂得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和工具,最重要的和最基本的是先按照想法勇敢做起来,而在快速的试错和迭代过程中,经历过最多步骤的人将会最终胜出,但注意,要赶在市场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