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企业需要创新制度吗,它是约束还是保护?
2017 年 07 月 20 日
制度都是用来KPI的?至少创新制度不是

在谈论过企业创新能力建设中的创新团队创新方法以及外部资源对接之后(点击蓝色字体查阅往期相关文章),我们今天想聊一聊关于创新制度的话题。

 

737475.gif


有群体行为的地方就会有制度。创新作为企业的群体行为,是不是也需要制度的约束和激励?如果创新过程是要不断试错的,制度的存在是否会阻碍创新的过程?如果不需要制度就可以形成创新,那是否只要让团队放手去做就能促成创新?


创新制度是CEO工程,更要直面“大企业病”


指南创新尽管仍在从设计公司向产品创新公司的道路上探索,但作为创新事业的身体力行者,有自己的一番见解。在创始人周佚看来,用什么样的制度来保障创新,是很值得探讨的话题。他说:“创新的源头很多时候是个人行为,从点子、想法开始,但是零碎的想法往往不能落地,无法在团队中形成管理、评估、协同,也不能对一家企业产生核心的作用。所以创新如果需要制度,应该是一项CEO工程,在企业中从上到下贯彻。”确实如此,指南创新合作的不少企业客户都非常注重创新,并且是从CEO开始,从上到下来贯彻创新方向的业务,他们往往从相对容易改变的产品设计开始,在公司内设置了设计中心,有些也给设计中心取了更好听的和创新有关的名字。“但是,设计中心只是现有产品型公司现行体系下的服务支撑,完全没有上升到创新中心的高度。并且,哪怕是有一个创新中心,也不见得能解决企业的创新难题。很多企业在鼓励体外创新,这是目前企业建立创新制度的一个新课题,通过基金的形式、通过新技术来拓展新项目,为长远的创新做储备,但这种机制也很难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尤其是企业越大,问题越多,创新的难度就越大。”

 

6af89bc8gw1f8r2hbxi2vg206c06pqhm.gif


为什么企业越大,创新的难度就越大?这就需要直面“大企业病”,了解究竟有哪些“反创新机制”在企业里阻碍了创新。“在我看来,主要有这么几种情况,”指南创新实验室创始人兼CEO金葛说:“如果企业制度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那就很难创新;或者是团队里不管怎么做,最终功劳都是一个人的,那么也很难创新;或者为了一些既得利益者,公司只保护他们的利益,也一定是不利于创新的。”

 

在指南创新合伙人兼副总裁蒋逸明看来,“反创新机制”也包含拖沓冗长的流程,“我们所知道的不少大公司,很可能是这样来做产品创新的:做用户研究的部门两个月出了一堆报告,然后交给产团队形成产品概念,最后再交给工程团队将概念落地,这样层层下来,效率是很低的。”其实应该有一套方法机制,将这些部门聚在一起,实现快速创新,而背后真正的动力,在于创新意愿的激发。

 

制度的价值,在于激发创新意愿


创新意愿,是通过制度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吗?

 

让我们还是回到“大企业病”,我们发现 “反创新机制”最大的影响,仍然是作用于人的身上:人浮于事可能会把聪明人变成笨人,把勤快人变成懒人;流程冗长会把不同部门的同事割裂成不沟通也不协作的陌生人,发生了问题还会推诿的自私自利者;管理层高度集权会把中层管理者和基层员工变成只会回答问题,不会主动思考和发现问题的被动工作者;只保护既得利益群体则可能把脚踏实地者催化成溜须拍马的小人。这样一来,哪怕这家企业拥有的每一位员工都曾是精兵强将,恐怕也很难发挥能效,更别提做出任何创新举动了。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探讨过,创新首先不是天才的游戏,是普通人就有可能做出的成果,并且它拥有可习得的方法以及可掌握的工具,那么所谓的“创新素人”是有完全有可能成为“专业创新者”的。“创新往往不是能力问题,意愿才是”,周佚说,“不同背景、不同职能的人,其专业、认知、需求,以及对创新的理解都是不同的,好的制度就是要能够包容这些不同,整合差异并形成优势。要想把创新素人变成有能动性、肯思考、肯主动学习,甚至产出成果的创新者,需要的是通过制度把他们的创新意愿和企业的创新意愿统一在一起,才有实现创新的可能。” 所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通过制度来激发员工的创新意愿,比如大多初创企业实施的股权激励,比如海尔很著名的内部创业模式,都是在通过制度激发员工的自主创新意识。


201601250161453685570890.jpg


 

想要体外创新?制度的容忍度是前提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什么成功的例子是我们可以借鉴的?“小米就做得很好,”蒋逸明曾经带领指南小伙伴和小米旗下的睿米车载智能硬件深度合作,他说:“从做手机开始,现在的小米已经有30多种硬件产品了,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完整的硬件,从定义,研究、设计、供应链等方面划分,一个团队就可能需要十来个人,三十多个产品就三百多人,放在一个公司,你是很难想象这三十个产品都能够同时做的很成功。小米的方式就是把创新放在外部,通过投资的杠杆,企业会对外部团队产生孵化作用,把自己内部的设计能力、供应商体系、融资能力以及电商平台都开放出来,给了外部相对比较独立的环境。”


a65836bdb96970086feebb3ddfeb991b.jpg


在蒋逸明看来,如果要在企业内部创造一些新业务、新产品,要有独立的机制来保护创新。创新就是要允许试错,失败的可能性比较高,所谓的创新制度,首先,要对创新有一定的容忍度,形成一定的保护期;其次,创新的主导者需要有一定的勇气,甚至是要准备好承担失败的后果。这样来看,对待创新,最好的制度保护就是拥有一个独立的空间,甚至单独成立一个公司来做创新;至少先把创新放在某一个团队进行孵化,孵化成功后,再把它变成一个单独的公司;如果上述的条件都不成立,也可以通过投资外部的公司来实现创新。

 

我们很难说企业的体外创新就是最佳的创新制度,这制度本身就是一种创新,充满了探索的意味,包含着试错的空间,如何更好地将体内资源和体外资源相互消化和转换,逐渐形成更为系统性的创新制度,仍旧需要企业在创新实践中不断迭代并得以验证。